rjr3 tnf1 tvnd aqqu 5awp l6r9 f11p scq6 77fl 4i6q

27岁生日两天后,陈良龙的遗体在乔司永西村一块茭白地里被人发现


陈最后倒在这片茭白地上,箭头所指处为发现遗体的水坑。


这个季节,茭白当然已经没了,茭白地也在雪天变成了水田。陈倒下的地方,正在水田中央,农民刚刚烧过野草,水浑浊一片。


有人看到,陈整个人都冻牢了,侧躺着,头半浮在水面,整个人呈钩状,“就像我们很冷会蜷缩起来。”


警方找到是1月28日下午4点,两天前是他阳历生日,一天前是他阴历生日。陈失联在阳历生日,1月26日这天深夜。


陈的家人都在老家温州永嘉,陈一个人在杭州某天然气公司上班,一个人租住在乔司葛家车村一栋民房。


26日晚7点,他和几个老乡在方桥村喝酒,陈平时不怎么喝酒,这晚有了醉意。方桥村在葛家车村北面,中间隔了一个永西村。


陈待到晚上十点,拿起手机和妻子小吕QQ视频。小夫妻每晚都会视频聊天,这晚聊了八九分钟,是小吕先挂视频。


“他说儿子还不会说话没意思,还是大女儿会说话可爱,好看。”小吕说,大女儿每次跟他说话,都会笑得很开心。1994年出生的小吕,第一胎生女儿,老公失联这天,女儿一岁两个月多几天。第二胎生儿子,陈农历生日这天,儿子刚好40天。


小吕听老公这么说,有点不高兴了,要挂视频,陈说再接会儿吧,小吕说“你都不喜欢儿子,没意思,反正天天看……”然后就挂了电话。


陈在老乡那儿又待了半个小时,然后一个人叫了网约车,上车离开,他要去租住地,约五公里外的葛家车村。


中途他下了车。“他到了半路想吐,司机就让他下车吐,还让他再换一辆车。”小吕转述老乡的话告诉记者。陈下车的地点在永玄路高架桥西、永玄路星河南路三岔路口。


陈妻子说,陈就是在这里下车、呕吐(红圈内)。监控截图由陈妻子提供


小吕给记者发来两张监控截图,一张是22点54分,“司机半路把我老公扔下车。”一张是22:58,“老公在呕吐。”


小吕了解到,23点09分,老公曾打电话给一个一起喝酒的老乡,“他说,吐了吐了吐了,摔倒了,好冷,可能……”这天深夜,杭州普降大雪,路面湿滑。


陈呕吐后在找回家的路,然而漫天雪地他迷失了方向。“他找到一个小女孩问路,小女孩吓到了,她爸爸下楼来了,他赶紧跟小姑娘说对不起。”小吕说。


陈的电话一直通着,可他自己不知道,小吕说,是喝酒老乡在电话里听到了动静。


喝酒老乡接到电话出来找他,找到了陈呕吐的地方,但没看到人,马上报警。最后的通话记录是晚11点59。


当晚11点15分,村庄一处监控拍到陈经过时的身影,之后监控里再也没看到他的身影。


陈从此失联。


当晚,陈的妻子小吕挂完视频通话,就哄两个孩子睡了。第二天上午她接到警方来电,才知道老公失踪了。


她情绪激动,无助,到处发帖——


“我老公陈××26号晚22点40分因醉酒从方桥9组44号打车回家,经乔司永玄路和星河路三岔口下车,时间为22:50,23:09电话向朋友求救说自己摔倒,朋友23:20赶到现场寻找未果,23:30左右在乔司派出所报案,失踪到现在。谁看到帮忙找到人重金酬谢……”


各路人马纷纷转发,但当晚没找到陈,往后两天也没找到,希望一天天变小。


失联地永西村管治安的村党委委员徐宏斌,27日上午接到警方通报后,组织了40多人的搜寻队伍,队伍分为四路,以陈的下车点为圆心,寻遍直径600米内的水渠水沟水塘,心想“喝醉酒的人不会走太远”,然而未果。


28日,警方告诉徐宏斌,陈最后的监控画面出现在永西村五组58号。于是又出动30多人,找遍永西五组的沟渠水塘,还是没找到。


“公安说他是往东跑的……”徐宏斌叹气,“警方在永西村100多个监控全部看了,还派了很多人出来找。”


28日下午,徐宏斌接到警方电话,下午4点23分,陈在乔司永西村二组西侧的一处田地里被找到。不幸的是,已经没有生命体征,经120确认死亡。

陈失踪两天后被发现时,身体蜷缩成钩状,侧卧在茭白地的水坑里。根据目击者描述绘制。制图 连诚


徐宏斌接到消息万分感慨——


“我到了现场,看到他(陈),心里挺不舒服的,一个是他年纪太轻了,另外,他要去的地方,葛家车村就在永西村正南方,其实没多少路,他下车的地方,一个红绿灯拐过去,再下一个红绿灯右转弯,就到了



“唉,我自己也在搜查,找么在找,但找不到,我感觉自己很无奈,使不上劲,我们是抱着希望在找的,我们想把这个人找到,又不希望他出现在我们找的这些地方(河里水里塘里),我们还去有盆盆瓦瓦可以避难的地方找,我们希望他还有生还可能……”


目前,陈死亡的具体原因仍需鉴定,警方初步排除了刑事案件可能。


29日下午,记者找到陈最后侧躺的那块茭白地。


这是郊区一块地势平坦的水田,陈侧躺在水田中央,离最近的大马路有20米。“他当时肯定是找不到方向了。”一旁的徐宏斌说。


附近是一些河沟和更大的农田。事发当晚杭州正下大雪,天冷路滑。


我去了方桥村——陈喝酒的地方,但没找到同他喝酒的人。我从方桥村委开车经永西村再到葛家车村,车程十几分钟。


29日晚8点,我联系上陈的妻子小吕。28日,她知道老公死讯后就赶来杭州,目前住在一个小旅馆里。


关于接下来的打算她还没有主张,“我自己也还小啊……还是先处理他的后事吧。”


小吕和老公是同村人。她说,老公在杭州工作五六年了,平常不喝酒,“我叫他喝酒都不喝,去我娘家,兄长叫他喝酒也都不喝。”


为什么这天晚上喝?小吕也说,可能是老公压力大,也可能这天又是他生日。


“他一个月工资也就4800多元,家里大女儿奶粉加尿不湿一个月就要2000元,我新怀孕每次产检都要三四百,他每个月打3000元给我,他自己不怎么花钱,早饭都不吃的……他爸爸走了七八年了,还有个妹妹,他知道家里只有他一个男人,这么多人都只能靠他的……他不抽烟不赌博,什么都不沾的,他知道,他不能像其他同龄人一样不懂事……”


小吕说到这里,失声痛哭。


逝者已去,但生活还要继续,尤其两个如此年幼的孩子,从小失去了父亲,他们将怎样成长?这个失去了顶梁柱的残缺家庭,如何面对今后的日子?


此事引起了网友们的热烈评论,大片大片都是对网约车司机的批评。

天寒地冻,又近午夜,司机不该丢下他不管。应扶他一把,等他吐完再扶上车,送到家。


司机太不负责任了!大冷的天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大半夜给人家扔在半路,还是醉酒的人。太过分了,可以追究司机的责任!


让他下车吐可以理解。但是这种天气,明知道对方醉酒,就这么扔下他一个,让换车……网约车有责任,老乡虽然回去找了,但是确实思考不周到。


也有一些网友觉得,责任不应该归到司机身上。

关司机什么事?人只是负责拉人,你要下车,谁能拦得住?照这么说,还应该赖人家产酒的呢。


没开过网约车,但是除了家人,任何人喝醉了我都不会拉!既然自己选择喝多那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!凭什么把责任推给别人?那几个说风凉话怪司机的,自己倒是去开开网约车,我就不信他们愿意为了赚几十块钱弄脏自己的车。

    

这种说法立马引来很多反驳。

他(网约车司机)不拉是一回事,现在的问题是这个网约车司机已经接上乘客并送往目的地,在半路上把醉酒乘客扔下不管,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。


乘客上车开始行程后就和司机形成了一个临时契约关系,一直到将乘客安全送达目的地后合约终止。网约车司机要么一开始就拒绝醉酒乘客上车,一旦上车你就必须把乘客安全送达!


还有不少网友对喝酒老乡也提出批评,认为既然一起喝酒,就有照顾醉酒人的义务,应陪同回家。


昨天记者采访了潘建明律师。他提出以下观点:


一起喝酒的老乡应该担责
酒局组织者和主要劝酒者责任更重

潘律师认为,根据目前的相关司法实践,一起喝酒的其他人,都会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。其中,酒局的组织者、主要的劝酒者,如果能够查明,将会承担更多的责任。至于本案中一起喝酒的老乡,把陈某送上车之后离去,在接到电话后又去找,不能完全免除相关的责任。


网约车司机也有责任
情形明显,过错明确

潘律师说,根据对本案情况的初步了解,网约车司机是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的。


网约车司机,在接到乘客后,应当将乘客安全地送到目的地。在本案中,陈某因需要呕吐提前下车。网约车司机未作等待,就让陈某另行约车,提前离去。考虑到网约车的起点与终点都是明确的,所以认为,网约车司机中途抛客,置醉酒的陈某于不顾,情形是明显的,过错是明确的。


当然具体的责任比例,现在尚不能明确,需要通过法院审理之后,综合各方面的情况,查明事实,再依法予以认定。


前几年,潘律师曾经代理过一起案子,醉酒乘客搭乘出租车,提前下车后意外落入池塘淹死的事故。


在那起案件中,一审法院认为,是乘客要求下车的,出租车司机并没有明显的过错。所以一审法院判决,出租车司机不承担责任,后上诉到杭州中院,二审法院予以调解结案。 


但在本案中,陈某乘坐的是网约车,有明确的出发点与目的地,不同于出租车的随叫随停、乘客可以提前下车等情况。因此,法院会做出一些不同的认定。


当然,也需要明确的是,法院不会过分扩大网约车、出租车的责任。因为对于醉酒乘客要求提前下车,网约车、出租车司机是难以拒绝,也是难以妥善处置的。


网约车平台有没有责任
要看情况

这一点,潘律师认为网约车平台不同于普通的出租车公司,如果只是一个平台(跟司机没有劳动关系的),就很难追究公司的责任。但如果司机驾驶的是平台的自有车,平台要承担一定责任,“跟出租车公司是一个道理,虽然是车主责任,但乘客是跟你这个车发生关系,司机是职务行为,出租车公司也要承担一定责任的。”


醉酒乘客自己
一般来说应当承担主要责任

潘律师强调,因为陈某平常不饮酒,所以他对于自己的酒量应该是相当了解的。每个人都应当知道自己醉酒后可能会出现哪些风险。因此,醉酒后可能会出现的风险,责任很大程度上应当由自己承担。


所以,醉酒乘客出现意外事故,从法理上来讲,一般来说,自己应当承担主要的责任。


这几种情况 
共同饮酒人要承担责任

王慧玲律师说,根据近年来一些法院的判例,如果发生以下几种情况,共同饮酒人要承担相应责任: 



1.明知醉酒人不能喝酒。醉酒的人一再强调自己不会喝,旁边亲朋也说他不会喝,如果还让他喝酒,造成醉酒人出事了,劝酒的人就要承担责任。


2.强迫性劝酒。比如张三对李四说,这些酒你不喝完今天就别想走、这轮酒不干掉红包就不能拿、这杯酒不喝就是不给领导面子…… 


3.酒后驾车、游泳、剧烈运动未加以劝阻。这类情况,酒驾未劝阻惹麻烦的比较多。去年萧山就有个例子,一男子参加一场婚宴,酒后开车肇事死亡,家属把一起喝酒和婚宴的组织者告上法庭。


4.未将醉酒者安全送达。之前还有一个案例,一个人喝醉了,朋友把他放在车里,忘了。第二天这个人因为醉酒呕吐导致窒息死亡,一起喝酒的朋友都被判承担责任。 


王律师说,具体责任大小,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划分。 



来源|都市快报(dskbdskb)

100000+ 分享给好友
标签: 女儿  小伙  遇难  雪夜  天不